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寶石之國][安特庫x你]所謂元旦

*文筆渣
*ooc有
*安特庫x你
*你為穿越過來的人類,知道劇情和角色
(算是為之後的文做打底w)
*時間點為接近法斯出生前的某一年
*你和安特庫已經算是戀人關係了
————————————

冬天就是個睡懶覺的好日子,反正你作為一個沒什麼用的人類,沒有被分到過多的工作,應該說為了不要讓自己無聊死,還有主動去找事情來做。

總之,現在你身上沒工作,於是你心安理得的一路睡到近中午的時候,直到寒冬的氣息稍微退了點,你才從被窩裡出來。

悠悠晃晃的吃完早餐兼午餐,在走廊上散步時遇到了收留你的金剛老師,他見你醒來後簡單的叮囑幾句,然後去進行他的“冥想”了。

外頭雪下得的大了,天空毫不吝嗇降下白雪,以此宣告目前是嚴厲的冬日。

掐指一算,你突然發現原來今天已經是新一年的元旦了啊。

在這裡生活了幾年,因為不再有世俗的事物追著你跑,連帶著時間觀念都慢了下來,逐漸變得模糊不清。

在閒來無事的幫忙整理一些材料,再鏟了周遭的積雪後,你發現安特庫的身影在雪白的大地中出現,才發現不知不覺的下午了。

他總是在這個時間點回來,幫休眠室裡的大家蓋好被子。

「安特庫!」在他回到長廊上後,你一邊呼喚著他的名子一邊向他撲過去。

十二月和一月的溫度會達到最低,這時雖然冷,但卻依舊是你最愛的時段。因為只有在這時候,你才可以盡情觸碰你的愛人而不用擔心任何事。

「怎麼了?」任由你從背後抱著他,無奈的問道。

「安特庫,聽我說吶聽我說!」你又喊了一次他的名字,放開後背後拉住他的手搖來搖去。

「所以說怎麼了?」雖然接下來還有日常工作要做,但他不介意花時間在你身上。

「今天是元旦喔!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話說我現在才注意到,原來昨天就已經跨年了啊,時間過得還真快,轉眼間就到了新的一年,都沒有好好慶祝。」

你放開他,以碰碰跳跳外加大幅的揮動手臂在他面前表示自己對於沒有慶祝跨年這件事有多遺憾。

「跨年?這個很重要嗎?」也是,對於漫長壽命的寶石來說,日期只是計算用的方便制度,他們有無數個年歲,自然是不會在意小小一個跨年的。

「當然很重要!」你豎起一根手指,認真的說,「因為人啊,壽命可是很短的,通常連一百年都不到,所以每一年對人類來說都是稀有且具有珍貴意義的!」

「結果,你昨天太晚回來,而且我也忘了,就這樣錯過一個重要的跨年。」

「這樣啊,」他就是這樣的性格,對每件事都極為認真。「我對人類的事還不是很了解,沒有注意到啊,抱歉。」他輕輕地皺起眉,連道歉都是如此認真,即使他沒有做錯什麼。

「所以說,安特庫要給我補償!」當然,作為貪婪無厭的人類,你完全不介意多無理取鬧一些。

「......什麼補償?」此刻安特庫本人感受到一種強烈的不安,經過這幾年的相處下來,他已經漸漸了解到眼前的這個人類是怎麼樣的個性,以及有可能提出什麼要求。

「親我一下!」你飛快的說,笑的像惡作劇成功的孩子。

「而且要嘴對嘴。」你歡快的加上一句。

「什、為什麼?!」不出你所料,你可愛的戀人像隻大貓般炸毛,臉上出現讓你更喜歡他的害羞臉紅。「親吻在人類中是很慎重的一種儀式,只能與重要的人進行,這是你說的吧。」

臉紅的反應在純白如雪的皮膚上更明顯,安特庫瞪大眼睛想拒絕你。

「可是安特庫你對我來說就是重要的人啊。」這句話你收斂了臉上嘻笑的表情,相較起來特別嚴肅的態度堵住安特庫想反駁的話。

沒有其他選擇,他飛快的在你唇上留下蜻蜓點水般的一吻,然後快速的直起身子向後退。

冰涼的觸感在你唇上停留一陣子還沒散去,讓你心情很是愉悅。

「接、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我先去冬眠室!」安特庫以此逃避自己剛剛做的事,不等你說些什麼就快步離開,你也沒有什麼要留住他的意思。

不過,除了大家的冬眠室外,文書處理和鏟雪等工作已經被你做完了這件事你是不會告訴他的。
你特想知道他從冬眠室出來發現其他工作已經被做完後,他會以怎樣的反應來面對你。

於是你在原地看著安特庫在走廊轉彎,走出你的視線。

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這時你才道出那句有點晚的“元旦快樂”,任憑聲音消散在整個空間。

沒關係,你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來。

不去思考之後的故事,不去在意往後未來劇情的發展。

現在,安特庫還在這裡,與你相戀,在你的面前活著。

如此,你便有面對一切的勇氣與決心。

-----------fin------------

作者:

我覺得吧,我還是不太擅長收尾(´・ω・`)

只是想寫安特庫(´・ω・`)

嘿對,之後(可能寒假)會有寶石之國的連載,主角就是穿越到這裡的人類小姐,不過到時候可能不一定會用第二人稱來寫。

總之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祝元旦快樂,新一年也請多指教!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