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偶爾看看動畫,動畫好看會考慮補漫畫,喜歡在閒暇時間看小說,是一個普通至極的妹子( ・ิω・ิ)

[偶像夢幻祭] [奏汰生賀] puka~(魚)

*繁體字注意(新手機不能打簡體OHO
*各種ooc
*在調整文風中
-----------------

雖然已經到了夏天的尾端,但炙熱的太陽卻絲毫不想讓溫度下降,連皮膚上的汗滴也要蒸發般,越接近中午氣溫越加上升。

在這樣的氣溫下,奏汰學長大概會在學校的噴水池裡泡著吧。

畢竟羽風學長再怎麼不可靠也不會—在奏汰學長的方面—給出錯誤的情報。

就他所說,假日時的奏汰學長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噴水池和附近的大海。如果這兩個地方都找不到人的話,那十之八九的在海洋生物部的部室。

想到那時的事,心情稍微有點複雜啊。

能多了解那位飄忽不定的學長自然是好事,但前提是忽略詢問過程中的來自羽風學長的視線,被那種“啊啊啊小蒲公英你不要我了嗎!!!”的眼神注視的體驗可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手中緊握著包裝好的小禮物,我快步走向學校水池的所在地。

水池周圍的空地已經擺上三張大型的長桌,上面有各式各樣的飲品和食物。鐵虎君和翠君似乎在說些什麼,站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時不時看向長桌。千秋學長好像跑去找羽風學長和齋宮學長。

中間的長桌上擺著魚造型的大蛋糕,藍綠色的翻糖包裹在外,十分能顯現出今日的主角是誰。

而今日主角正泡在水池裡,依舊在進行著他的“puka~puka~”,碧綠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很高興的看著為他舉辦的派對,眼神卻稍微有些迷茫,有點像朔間學長剛睡醒的模樣,但還是有微妙的不同。

“啊,是小杏呢,要「一起」來puka~puka~嗎?”

奏汰學長注意到我的到來,開心的展露出笑容。

我快步走到學長面前,而學長這是也已經踏出水池,全身濕漉漉的坐在旁邊的椅子。我先把準備好的毛巾拿給他,確認學長大部分都擦乾後再將禮物遞上

禮物什麼的要趕快送給對方才行,不然等等人一多場面肯定會混亂起來。

“謝謝,深海的同伴們也很「開心」呢”

想說些什麼的我,被傳來的喧鬧聲打斷了思想。回頭看,學長們吵吵鬧鬧的往這邊過來,同班的逆先君跟在一旁,朝這邊笑了笑。

奏汰學長突然牽起我的手,雖然像是平時的語氣,但明顯能聽出裡面帶著安心與巨大的欣喜。

“走吧,到「大家」的身邊吧~”

--------------

沒頭沒尾的(´・ω・`)
puka大大大大大大天使生日快樂❤(ノ´∀`*)

[偶像梦幻祭][纺杏] 时光

*ooc有
*渣文笔
*虽说是纺杏但其实看不太出来,所以就不打tag了
---------------

放学了。
确切来说现在离放学钟声响完已经又过了两个半小时了,走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只要操场那侧传来几声吆喝声,可以看到运动类的社团成员在进行活动。

杏今天也因为制作人的工作留下,还好只是些文书处理的工作,只不过杏今天却是有些焦躁,因为被拜托了,要在放学后找到那位学长,并带到生日派对的地点,虽说那位学长是少数的正常人之一,并不会突然消失不见,而且这个时间十之八九会在图书馆做图书委员的工作,但她依旧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因素导致学长提前回去。

明明是生日派对但主角却不在,杏可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快步行走在夕阳挥洒的校园,心中产生了突然且莫名的感伤,现在的、过去的一切,感觉在橙色的光芒照耀下,逐渐成为回忆。

杏走到图书馆,不意外的在一排又一排的书架中找到工作中的前辈。

青叶学长。她开口,看着眼前的少年震了一下,随后挂上笑容向她问好。其实现在这样已经好很多了,想当初刚认识的那阵子,一向他搭话,这位看起来很沉稳的学者就会瞪大双眼,露出逆先夏目口中那个呆蠢的表情,然后“啊!”的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叹。是因为在图书馆帮忙整理书本一段时间后,他才慢慢习惯自己的存在。

两人交换日常的问好,不得不说,面对青叶学长,她总是比面对其他学长还更能放松,不过,在梦之咲中看似十分平易近人,但实际相处一段时间后,杏感觉到这位好像和谁关系都不错的学长,一直有种距离感时不时围绕在身边,仿佛有种无形的玻璃隔在两人之中。

以及这么晚了,我还以为杏不会来了呢。青叶纺温和的嗓音将杏的思绪拉回,稍微解释了一下自己迟到的原因。

没关系的。他说,其实杏也不是图书委员,让你来帮忙我其实有点不好意思呢。看着青叶纺的面容,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杏又无法抑制的想到,又来了。他们之间的隔墙有再度出现了。明明在观念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之间甚至连朋友都说不上,会这样讲也是当然的,但她就是感觉到一丝的不愉快,缘由连自己也无法说清。

那个,学长你的工作结束了吗。杏这样问,虽然看到他还留在这里就代表还有一些事情没完成,但她依旧开口问了。
果不其然,得到了还剩一点的回答。但看了看时间,离约定开始的时间只剩不到五分钟了,稍微犹豫一下,杏伸手抓住青叶纺的手腕,在他从惊讶到慌乱的目光中拉着他的手前往派对会场。

急匆匆的脚步声中夹杂几句话语,大致就是“欸?!发生什么事?”和“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吗越来越不懂了啊”之类的意思。

最终两人在游戏研究部的社团门口停下,青叶纺顿了一下后问道是不是夏目君找我有什么事,然后神色突然慌张起来,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忘了后辈有交代他什么事。

杏正想开口,门就从内部被打开了,宙还是充满了活力,蹦蹦跳跳的把纺拉进门内,而门在杏踏入后被莲巳敬人关上。

突然间,拉炮声齐响,一句整齐又充满力量的“生日快乐!”回荡在不大的社团教室内,青叶纺环顾四周,夏目、宙、英智等人都来到这里,同学、好友与后辈,为他齐声祝福,直到这时,他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

就这样,室内的一切好像又再度融合在一起了,在欢笑声中,杏看向青叶纺的脸,暖色的双眼中充满这快要溢出来的快乐。

在切蛋糕的过程中,纺对着夏目说了什么,夏目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原本想和平时一样在他腹部上殴一拳,但想想今天是他的生日,最后还是在他的肩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看着这样熟悉又特别的日常,再看到夕阳余光照着的青叶纺的侧脸,杏突然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似乎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似乎已经可以理解这份难以言喻的心情是什么了。

杏难得的笑出声了,虽然小小声的,却还是被在一旁的天祥院英智听到了,他好奇的问她,怎么突然笑了啊,还笑的那么开心。她保持着笑容回答,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只是觉得,这样真好啊。
英智顿了一下,眼中沉了些复杂的情绪,最后又回归平静,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般,眼底重新出现笑意,他看向一旁打闹嘻笑的一群人,开口道,是啊,真好呢。

纷争与喧嚣终将回归尘土,然而在时光的流逝中,美好的幸福将永久留存。

-fin-

嗚哇,今天畢業了呢,接下來就要前往高中了,雖然畢業令人感傷,但自己好像沒有像國小畢業時哭的那麼慘,而且畢業的日子還跟小忍的生日是同一天,想想還是挺開心的。
接下來到九月開學前還有好長一段時間,是時候認真肝活動與肝復刻了!!!

(這幾天應該會給自己寫個畢業的祝賀文之類的

[偶像梦幻祭][leo杏] 小小的旋律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

黄昏。

夕阳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空荡的走廊,同时昭告着现已是放学时间。

和那个人的颜色一样呢,杏不由自主的想到,深棕色的半长髮随着她急促的步伐左右摇晃,脚步声在安静的教
学楼中十分明显。

没有、这里也没有。

在杏打开不晓得第几个教室门,却又没找到那位消失的前辈后,她忍不住的感到烦躁。

时间缓慢的流过,天空的橙色也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稠,无意识的眯起眼,努力想压下心中的焦虑,眼睛在这时看向对面的旧教学楼,明明只是不经意的扫过,却突然直直盯着其中一间不起眼的教室看。

杏本身是没有特别信仰某位神明的,也不是很相信直觉和第六感之类的事情,但就在当下,她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在那里,她要寻找的那个人就在那里。

这个认知使她的脚步由快走变为奔跑,发丝在身后飞扬,心中异样的感觉还持续着,仿佛有谁拿着一根针不断的刺向自己的心脏。

站在门前,杏看着有些老旧的教室门,平复了下呼吸,伸手拉开了门。

意外的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惊讶,寻找了一整天的前辈就在那里。躺在木质的地板上,双眼紧闭着,周遭依旧是乱糟糟的乐谱,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乐谱的数量似乎有些过多,麦克笔被拔掉盖子后随意的滚落在地上,此外,有的纸张被揉成一团丢弃在旁,还有些是被粗暴的撕毁,成为或大或小的、无意义的碎片。有几只猫趴在他身边,杏可以认出几只学校常客,另外的应该是校外来的野猫。

听到开门,月永leo睁开他翠绿色的双眸,眼里闪过一抹冷漠与防备,见到来者是杏,他才从地上撑起身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如往常的用难以理解宇宙人方式和杏打招呼。

杏没有说话,她原本想像之前一样说出责备和担心的话语,但又没来由的觉得现在不应该这么做。

见她不说话,leo也没有和往常一样搭话,反而他低下头,橙色的浏海遮住他大半的表情,一时之间,教室内安静无比,仿若连尘埃也一同静止般。

过了一会儿,首先打破这份寂静的是月永leo,他招了招手,让杏坐在一旁,自己则很不客气的躺在她的大腿上。

杏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抵触,也许是因为平时凛月常把她当膝枕,也许是因为躺在她腿上的是月永leo,她所深爱着的前辈。

呐,小杏。他开口。可以唱首个给我听吗?
好的。杏答应了,尽管她不是很擅长唱歌,但她还是照做了,大概是因为看到那绿色的双眼中所承载的不安与迷茫。

一首曲子结束,猫群不知何时围了过来。leo也再度闭上双眼。

「小杏,不论我到了哪里,你都会找到我吗?」
「是的。」
「即使是到了宇宙?」
「是的。」

愿这小小的旋律,多少能抚平你心中的伤痛。

-Fin-

-------------------------------------------

啊啊,
好累,不想上学。

讚美神
讚美太陽
讚美月亮
讚美天地一切萬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偶像梦幻祭] [leo x 你] 生日與祝賀

*文筆渣
*你≠杏
*ooc有
----------

一如往常的早晨,睜開眼,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透進房間,但稍微有點不同的是,房間的主人早已踏出家門。

嗯,不過即使提前半小時左右出門,你來到班上時也接近上課了,原因嘛,就出在你身上背著和手上提著的大包小包的袋子上。

「阿啦阿啦,這些全都是要給王的嗎?」
你一邊點頭一邊讓嵐幫忙把東西放好。
好不容易將禮物都安置好後才回答:
「嗯...因為不知道要送些什麼比較好,所以就...」
這幾天為了準備給leo的生日禮物可是飯都沒好好吃,覺也沒得睡,期末考也沒這麼忙。
至於為什麼會準備的這麼用心,那是因為這是你和月永leo認識後為他慶祝的第一個生日,

也是作為他的女朋友和他一起過的第一個生日。

為此還設了一個詳細的計畫。
只不過你完全沒想到熬了兩天夜做的計畫會完全派不上用場,一整天下來每節課都往3B的教室跑,午休時也是滿校園的找,但今日壽星卻像人間蒸發一般,連個影子都沒看到。

「到底去哪了啊.....」現在時間為放學後,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正想著要是這邊還是沒有的話,乾脆直接到月永家堵人好了,結果一轉彎就看到尋找了一整天的橘毛。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頭上的呆毛一晃一晃的,還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見到你來了,很開心的跟你到招呼,但你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回應他,而是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往教學樓衝去。

「欸?發生什麼事了?啊!先不要說喔,我會自己妄想的———」還沒說完的話的尾音融在空氣中他的聲音因為奔跑的關係變得有些模糊不清,終於,你拉著他的手跑到2B的教室,把準備好的各式禮物塞到leo的懷中,
「這些都是給我的嗎?好開心喔!果然最喜歡你了,愛你喔~」在他開心的翻看眾多禮物的同時,你才漸漸冷靜下來。

啊啊,自己都幹了些啥啊,因為一整天都沒能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所以在終於見到人是才會一時激動的......。嘛,算了,反正leo本人似乎一點都不介意突然被拉到這裡來。

不過既然好好的把禮物送出去了,該說的生日祝福自然不能缺少「那個、前輩,生日快樂。」
「哇~謝謝!你為我慶祝我真的很開心喔!」
太好了,看到那一如既往的燦爛笑容,你覺得在辛苦都是值得的。
「不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個禮物啊,難道其中有宇宙人送我的驚喜嗎?」看向leo手中加起來約有十幾個的禮物,在看戲那雙閃閃發亮的綠色雙眸,開口道:「因為我啊,沒能參與前輩你過去的日子,所以這些是以前加上今年份的生日禮物喔!」

「今後也,請允許我在你的身旁,度過未來的每一個春夏秋冬。」

說完你趕緊撇開視線,所以你沒注意到,橙髮少年發紅的耳根,以及他注視他未來王妃的、溫柔的眼神。







我有一个欧我好多的好友

????????

[全职高手][男神x你] 新一年,请多指教

≫文笔渣
≫ooc慎
---------------

「文州文州你看~」
你兴冲沖的将自己的手机拿给身边的喻文州看,上面是闺蜜和她男友的合照,背景是一片人海以及闪亮的灯光,看起来十分热闹。
虽然多少有被热闹的场景吸引,但考虑到自家男友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去人挤人的地方,加上自己也不是很想在大冷天出门跨年,你和喻文州两人选择在家舒舒服服的度过今年最后的时光。

电视上的主持人及群众正在倒数,你也在电视机前数着「三、二、一,新年快乐!」与此同时,窗外的街道也发出巨大的烟火声与欢乐声,即使隔夜做的很不错,你依旧可以听到邻居们庆祝的声音。

欢呼声还没停下,坐在你身边的喻文州偏头吻上你的唇,温柔的气息以交缠的吻传达给你,良久,当你觉得要因缺氧而昏过去时,他才结束者一吻。

「宝贝,新年快乐。」
你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眼眸,在最初的惊讶过去后,也开口道:「文州,新年快乐!接下来的一年请多指教!」
他听了你的话后,轻轻的笑了一声,说道:「嗯,我也是,请多指教。」

外面放烟火的声音已停止,但你和他的恋曲却不会终结,你们将会一直走下去,陪伴彼此度过每一个新年。

----------------

各位新年快乐啦!
虽然我开始写文也不过短短的几个月,
但还是很感谢在这短期间支持我、认可我的小伙伴们,
新的一年,我还是会继续写文的,
所以还请各位多多指教啰(>ω<)/.。.:*♡
祝愿新的一年中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还发大财,
你们的支持与鼓励,是我创作的动力,
谢谢你们,我会继续努力的('・ω・')

[全职高手] [男神x你] 圣诞佳节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自创女主注意
≫女主有名字注意
-------------------

林墨荻睡醒时已经是中午了,
翻身看向旁边早已没有温度的床,才想起王杰希昨晚和她说过的话,原本圣诞节是放假的,只不过昨天一通电话打来,告知今天有大型厂商要来谈合作,他一大早就得到俱乐部,没办法和她一起出去玩了。

其实自己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往年圣诞节也没什么庆祝,「只不过一个人待在家实在有点无聊啊......。」
在床上翻了几圈后林墨荻坐起身,看向一旁的电吉他,决定叫上乐团的朋友们度过剩下的半天。
基本上每年各大节日都是这样过的,只不过今年林墨荻有了男朋友,她的朋友就没有主动邀她一起出去玩,在林墨荻打电话去时还吓了一大跳。

简单提一下她和乐团與朋友吧,其实这小乐团也就四个人而已,一是吉他手兼主唱的林墨荻,二的是贝斯手千秋明,三是鼓手陈吕阳,四是键盘手萧雪,平时很闲,除了星期三下午到固定的餐馆演唱外,偶尔会接一些咖啡店或小旅馆的邀请。
另外,虽然林墨荻的四人中唯一的女性,但彈起电吉他来气势可是不输任何人的。

言归正传,在家里吃完王杰希留下的爱心早餐(兼午餐)后,她踏着轻快的脚步前往附近的KTV。
一路从下午一点一直唱到晚上八点多,唱了七个多小时。其实林墨荻原本没打算玩的这么晚了,只不过是因为太久沒和朋友一起唱卡拉OK,唱的太過忘我而忘記時間而已。

等林墨荻想起自己好像該回去时,夜幕早已低垂,她急忙和朋友道别,而比较体贴细心的萧雪则要送她回家,毕竟晚上女孩子一个人总是比较危险的,虽然以林墨荻打架一挑五的能力,以及广大的交友圈,真要有什么问题,她也有解决,但萧雪作为四人中最年长的一位,多少有爱操心的毛病。至于千秋明和陈吕阳这两人打算到网咖去度过一整夜。

一路上林墨荻和萧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还吃了块喉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那么沙哑,他把她送到楼下后就离开了。

打开门不意外的看到已经回家的王杰希在等自己,桌上摆着还热腾腾的外送,「回来了啊,先吃饭吧。」他没有问林默荻去了哪里,这是他俩间无声的信任,「下次别那么晚回来,现在社会不安全。」「嗯......我下次会注意时间啦,况且刚刚我也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小雪和我一起,所以没问题的!」王杰希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今天不能陪她是他的问题,况且回来是也找了其他“女生”结伴,比起一开始交往时已经进步很多了。

林墨荻完全没发现自家男友吧自己口中的“小雪”当成女孩子,还一边庆幸王杰希不怎么生气。






吃饱饭后兩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杰希突然拿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给她,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双浅绿色的手套,上面有白色与黄色交织而成的纹路,林墨荻抬起頭,惊讶的望向王杰希,想起前几个礼拜和他提过,自己的手套破洞了,该换新的了,没想到他还记得。「喜欢吗?」「嗯!超喜欢的,谢谢杰希爸爸~」林墨荻绽放灿烂的笑容,往前吻上王杰希的唇,然后跑回自己房间拿出一个稍大的礼物盒,放到王杰希的怀里,「本来想自己织一条的,但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后来就在一家商店中看到了这个,」打开了,里头是一条深绿色的围巾,林墨荻将它拿起,轻轻的围在王杰希的脖子上,「果然很适合你!」王杰希温柔的笑了,伸长手拍拍她的头,低声的道了谢。

「啊,对了!」
「怎么了?」
「杰希祝你圣诞快乐,我最最最最喜欢你了喔!」
「呵......圣诞快乐,我也是,最爱妳了。」

---------------------

说好的大眼爸爸来啦~
这篇自创角感觉有点多啊,
而文中的王大眼虽然知道自家女友的乐团,
但其实不认识乐团中的其他人,
其实萧雪已经是24但成年男性,
但在墨荻“小雪”的称号下,
理所当然的被误以为是妹子了,
打这篇的时候异常欢乐,
也比昨天打“兔子”那篇文顺多了,
希望大家会喜欢OWO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Ӧ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