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凹凸世界][長篇]祈雨者[第二章]

*長篇乙女向
*文筆渣
*ooc有
*私設有
*一部分劇情改動
*cp為:安迷修x自創女主
*有一些自創角的出現
——————————————

凹凸大賽允許參賽者在開賽前就到會場,是考慮到各個星球的距離差異以及通勤時間,在開始前的兩個月就會開放專門的大廳提供提前到來的參賽者們休息空間。

提前到來除了可以保證準時參加大賽外,還可以在大廳與來自各星球的人們進行和平的交流,可以打好人脈關係,還有情報交換。凹凸大賽雖然有名,但其確切內容還是十分神秘,先來到比賽地點在更有機會拿到情報。

根據搭乘站的統計數據來看,開賽前的兩個月是賽者密集人數的第二高時段。順帶一提,第一高是開賽後兩周內,那時總人數會到達最高峰。

而兩個月內的到訪人數又各有差異,像現在距離開賽只剩四天,就是屬於人數銳減的狀態。畢竟先來的早在幾個禮拜前就來站好位子取得先機了,後到的估計要等開賽後才能見到。

為了避開人潮,我選定在這個時間點來。

不過還是失策了啊。

「小姐,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褐髮少年的聲音傳來過來。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

在我坐在面前的少年名為安迷修,而我們所處的位置是凹凸大賽主辦方提供的休憩用旅館房間。

今天近中午的時候我才頭昏腦脹的從床上醒來,柔軟舒適的床墊和安逸舒服的氛圍另我一下子以為自己回到過往的房間。

我也不急著起來,坐在床上回想昨日發生的事,然後完全不意外的發現有關昏倒前的那段記憶變得特別模糊不清,只記得最後遇到了一位少年。
因為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所以倒也沒有驚慌害怕的感覺,這個情況在很久之前維利安就和我說過了,說是大腦的保護機制,為了避免醒來後因為想起刺激過度的記憶而導致再次發病。
對此我並沒有什麼不滿,雖然記憶模糊或多或少會造成不便,但既然大腦都判定那樣的記憶可能會導致再次再次發作,那我也沒有特別要回想起來的理由。

在我揉著發酸的腦袋想減緩暈眩感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在短暫的思考後,決定還是去開門比較好。

近半年來的時間內,維利安會時不時的拉我出去,雖然她打著“幫我建立與人正常交流”的美名,但其實只是她厭倦了總是在那棟房子裡陪我而已,一成不變的景象對她來說確實很煩人吧。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這卻是對我的病情有確實有幫助,目前算是和一、兩個普通人可以進行對話的狀態。
至於昨天......最後昏倒前的那個少年只能算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吧,若平日見到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只是當時的我剛被一大群人搞到神經緊繃,運氣不好啊。

若門外的是昨日那位少年,那要好好道謝才是。
懷著這樣的想法,我打開房門。

門外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台機械人,大約比半個人在高一點,似乎是負責送食物的,機身上面的架子擺滿碗盤,烹調剛好的美食散發出誘人的香味。

接著我才看到機器人後面的少年,對上記憶裡變得模糊的美麗雙眸,那是一雙過於清澈的碧綠色眼瞳,見到我後他不明顯的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儘管有先做了心理準備,但我還是稍微愣了一下,是對方先開口說道:「小姐,您無事真是太好了。」

「欸?啊、這個......,」我定了定神,問道:
「請問,昨日是您將我送過來的嗎?」謹慎的開口。
「是的。」對方看來也因為我的用詞愣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就回過神來,有禮的答應。

我思索下目前的情況,先將他邀進房內,以便談話。

—————————————

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不,您的臉上沒有什麼。」聽到他的疑問,我趕緊做出回答,並將視線移開。

剛才在對方的注視下匆匆吃了幾口飯,打算先將這件事解決,可實在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沉默著讓尷尬蔓延,雖然很失禮,不過這次依舊還是讓對方先開口。

「是這樣的,昨日我看見您似乎不太舒服,臉色也十分蒼白,於是我上前想試著詢問您是否需要幫助。」
他一臉愧疚的說:「沒想到您竟然昏倒了,我便將您移至此處。擅自做了這樣的決定,若造成您的困擾,真是十分抱歉。」

「不、沒關係的。」說到底,昨天,會發生這樣的狀況完全我的問題,「您確實幫助了我,不需要道歉。反倒是我,給您造成麻煩,實在是非常對不起。」

我誠心的道了歉,抬起頭來在發現對方一臉驚訝的樣子,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總之,昨日的是除了道歉,也十分感謝您的幫助,這個......,」說到這裡,我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之好尷尬的詢問「請問,您叫什麼名字?」

「我是安迷修,您可以稱呼我為“最後的騎士”。」

騎、騎士?不管了,這邊也自我介紹才行,「我叫希亞,希亞·德雷諾斯。」雖然父母並不承認我為德雷諾斯家的一員,但證件上卻還是保有這樣的姓氏,所以自我介紹時還是要說的吧。

「安迷修先生,昨日的事請務必不要放在心上。」我多加了一句。

不過看樣子似乎沒什麼用,安迷修先生好像還是很在意的樣子。

「是這樣的,德雷諾斯小姐,雖然只是推測,但昨日您會昏倒,果然和我貿然上前搭話脫不了關係吧。」

欸?他注意到了嗎,意外的心思很細密?還是這是某種直覺?

「雖說不是完全沒關係,但您的本意是好的吧,」不等他反駁,我快速的把自己的想法說下去:「凹凸大賽本為殘酷競爭,可在我昏倒時您想的不是提前解決敵人,也不是當個旁觀者,反而將我安全的送到旅店。」我頓了頓,想努力解釋清楚,「我會昏倒是因為我不擅長面對過多的人群,這件事是不曾也不應該怪罪到您身上的。」所以請將愧疚感收起來吧,雖然才見面沒多久,但我確定他是一位溫柔的人,也確定他是不適合這樣垂頭喪氣的樣子。

「這......,我還真是失敗啊,居然被那麼可愛的小姐所安慰了,修煉還遠遠不夠啊。」原先還有些糾結的安迷修先生在思考幾秒後還是笑開了眼。

「我並不認為您是失敗的人。」我認真的說道,所謂失敗者,應是像我這樣的人才對。

雖然我有點在意他口中的修煉是不是和他之前說的騎士有關,但這目前還不在我能詢問的範圍內。

「謝謝。」果然,安迷修先生還是適合這樣溫和的笑容啊。

「不過,雖然德雷諾斯小姐您這麼說了,我還是有些過意不去,請讓我能協助您吧。」

「您剛才說您不太擅長人群,可凹凸大賽卻有眾多來自宇宙各地的參賽者,這樣對您來說會由許多不便之處的吧。」大概是因為我露出極為震驚的表情,安迷修先生主動解釋道。

「也算是為了彌補自己不成熟的過錯。」不、所以就是您並沒有做錯什麼事啊。看著他湖水般的眼,我發現自己不太能拒絕他的提案。

安迷修先生說的確實沒錯,若有人能像維利安這樣的存在可以幫我對我來說也是有利的,而安迷修先生本人也不介意我這個大麻煩,確切的說這提案本來就是他提出的,如果可以解決他的愧疚我也很樂意,照理說沒有特別拒絕的理由。

可是我對此還是有些疑問,所以說啊,「安迷修先生你,為什麼要如此執著於幫助我呢?」,這話聽上去有點自大,但這真是我最困惑的事情,從昨日的現在,是為什麼呢。

對此,安迷修露出一臉正經的表情,一字一句認真的和我說道:「我自詡為最後的騎士,並發誓遵守騎士宣言所規定的準則。」

「而騎士宣言裡有說,要幫助有需要的人。」
我感覺的出來,安迷修先生說這話時的熟練,可能是以前也對人解說過吧。

騎士宣言嗎?這個我確實有在書裡看到過。
這樣看來他所指的是其中“ 我發誓善待弱者”和“我發誓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這兩點吧,不過,我也算是有向他求助嗎?

「所以,請讓我幫上您的忙。」

從他身上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那是會讓我感到不舒服的強烈氣場,但此刻我卻被它所吸引,無法離開視線。

啊啊,真是的,雖然聽起來是可笑又不切實際的話,但從他口裡說出來卻是那麼的可靠、那麼的令人信服。

這個世間,又有誰會和他一樣堅持自己的道義呢?
所以才說是最後的騎士嗎......。

這下被說服的人就變成我了呢,雖然沒辦法完全理解,但或多或少可以體會這個感覺。雖然過去的我,並沒有堅持下去自己所追求的路。

「我知道了。」為了回應這位認真的騎士先生,我答應了。「那麼接下來知道開賽前的四天,就拜託您了。」

他先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後眼裡帶上不容忽視的喜悅。

「是的!」

「最後的騎士安迷修,為您而來!」

-------------------------

作者:
耶!第二章總算生出來啦(ノ´∀`*)!!!

可愛的小希亞也總算和安哥正式見面了。
不過其實還是可以發現希亞的想法是怎麼樣的,即使最後答應安哥的幫助,還是定下了期限:“直到開賽前的四天”,當然超開心的安哥並沒有發現(*゚∀゚)

雖說安迷修本人將會應該不至於到這種程度,不過可以理解為碰到的人不同吧w希亞她截至目前的人生中有一大半的時間都是在閱讀與寫作中度過的,所以不但接受了安哥的騎士設定,還有對方的說話方式。
於是兩個有禮貌的孩子講起話來就更加有禮貌了(°∀。)

希亞就是個很自卑的孩子,這在她的內心戲裡是可以看出來的,當然之後還會有更多的體現。

喔對了,安哥我是用“少年”來指稱的,雖然閱讀起來感覺有點年輕,不過用青年或青少年看起來更怪了,說到底安哥本來就是年輕的少年嘛(´・ω・`)

然後預計下一章希亞就可以領元力技能(武器)囉,各位可以先猜猜看是什麼樣的w

另外如果有錯字的話請原諒我吧,手機碼字不但容易打錯,還有很多時候會被自動選字坑,之後我還會檢查錯字的(´・ω・`)

總之,感謝閱讀到這裡的各位,已經要跨年了,祝各位跨年和元旦快樂(*´∀`)!!!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