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偶像梦幻祭][leo杏] 小小的旋律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

黄昏。

夕阳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空荡的走廊,同时昭告着现已是放学时间。

和那个人的颜色一样呢,杏不由自主的想到,深棕色的半长髮随着她急促的步伐左右摇晃,脚步声在安静的教
学楼中十分明显。

没有、这里也没有。

在杏打开不晓得第几个教室门,却又没找到那位消失的前辈后,她忍不住的感到烦躁。

时间缓慢的流过,天空的橙色也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稠,无意识的眯起眼,努力想压下心中的焦虑,眼睛在这时看向对面的旧教学楼,明明只是不经意的扫过,却突然直直盯着其中一间不起眼的教室看。

杏本身是没有特别信仰某位神明的,也不是很相信直觉和第六感之类的事情,但就在当下,她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在那里,她要寻找的那个人就在那里。

这个认知使她的脚步由快走变为奔跑,发丝在身后飞扬,心中异样的感觉还持续着,仿佛有谁拿着一根针不断的刺向自己的心脏。

站在门前,杏看着有些老旧的教室门,平复了下呼吸,伸手拉开了门。

意外的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惊讶,寻找了一整天的前辈就在那里。躺在木质的地板上,双眼紧闭着,周遭依旧是乱糟糟的乐谱,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乐谱的数量似乎有些过多,麦克笔被拔掉盖子后随意的滚落在地上,此外,有的纸张被揉成一团丢弃在旁,还有些是被粗暴的撕毁,成为或大或小的、无意义的碎片。有几只猫趴在他身边,杏可以认出几只学校常客,另外的应该是校外来的野猫。

听到开门,月永leo睁开他翠绿色的双眸,眼里闪过一抹冷漠与防备,见到来者是杏,他才从地上撑起身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如往常的用难以理解宇宙人方式和杏打招呼。

杏没有说话,她原本想像之前一样说出责备和担心的话语,但又没来由的觉得现在不应该这么做。

见她不说话,leo也没有和往常一样搭话,反而他低下头,橙色的浏海遮住他大半的表情,一时之间,教室内安静无比,仿若连尘埃也一同静止般。

过了一会儿,首先打破这份寂静的是月永leo,他招了招手,让杏坐在一旁,自己则很不客气的躺在她的大腿上。

杏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抵触,也许是因为平时凛月常把她当膝枕,也许是因为躺在她腿上的是月永leo,她所深爱着的前辈。

呐,小杏。他开口。可以唱首个给我听吗?
好的。杏答应了,尽管她不是很擅长唱歌,但她还是照做了,大概是因为看到那绿色的双眼中所承载的不安与迷茫。

一首曲子结束,猫群不知何时围了过来。leo也再度闭上双眼。

「小杏,不论我到了哪里,你都会找到我吗?」
「是的。」
「即使是到了宇宙?」
「是的。」

愿这小小的旋律,多少能抚平你心中的伤痛。

-Fin-

-------------------------------------------

啊啊,
好累,不想上学。

评论(3)

热度(59)

  1. 卡奈夏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