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凹凸世界]平穩的日常

*學院paro——是這樣子的,不過我沒有寫過,所以也不知道像自己這樣行不行(困惑

畢竟我沒有什麼校園生活可以作為參考(邊緣人),想了想就寫成這樣了

*無cp向,就是單純想寫把兩個人寫出來這樣

*文筆渣

*ooc有

*我沒寫過乙女向以外的同人文,我盡力了(攤

--------------------------

安迷修一下課就趕回到租屋處。

他並沒有和大多數的同學一樣住在學校宿舍,而是在大學和鄰近的高中之間找了個租屋處,雖然這地段有些貴,不過還在他可以負擔的範圍,況且他也有在打工。

熟練地切著蔬菜,廚房的溫度在開始燉煮之後顯得有些悶熱,但安迷修已經很習慣這樣的溫度了。

他聽到鑰匙開門的金屬碰撞聲,以及屬於少年少女的元氣嗓音,即使待在廚房也能在腦海裡描繪出那兩人還未完全展開的面孔,思及此,安迷修不禁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

趕緊洗好手到門口迎接和自己同住的姐弟兩人,「我回來了。」先開口的是比較乖巧也比較讓人省心的弟弟。「喔——這味道真香!是土豆燉肉嗎?」身形矮小的少女聞了聞空氣,語氣肯定的說出自己的猜測,安迷修點點頭同意這個說法。

「老姐怎麼在食物方面就這麼靈敏啊......等等、好疼!」埃米小聲的嘀咕還沒說完,一旁的艾比便氣呼呼地伸手捏住自家弟弟的臉,一邊喊道:「唉你個蠢蛋弟弟,有膽再說一邊啊!?」

雖說艾比的身材看起來確實嬌小,但力道卻絲毫不遜色,聽著埃米哀嚎連連,安迷修笑著搖搖頭:「歡迎回來。」

晚餐通常都是三人一起吃的,安迷修很享受每天這段溫馨舒適的時光,另外兩人雖然沒有明說,但也能感受到他們同樣是這樣想的。

用過餐後安迷修就要再次出門了,在離開前還不忘叮囑兩姐弟要小心注意安全,以及幾乎要成為每天例行事項的叮嚀。

「等等要去洗澡之前要先把洗衣機按暫停,餓了的話冰箱裡有切好的水果,還有如果有陌生人的話不要隨便開門——」

「好啦好啦知道了,每天都要唸一樣的話你是老媽子嗎?」紅髮少女不耐地擺擺手,「路上小心啊,呆頭騎士!」

-

安迷修,今年22歲,普通的大學生一枚。若要說與一般人有些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他非常尊崇有些不合時宜的騎士道精神。

不過總的來說還是一個良好青年,為人耿直,雖說又是耿直過了頭不太受現代少女的歡迎,但在長輩婆婆那類的人很吃香。

安迷修走了一段不是很長的路,來到近期已經變得很眼熟的大門前。

為了應付平日生活的支出,大學生打幾分工是很常見的事,安迷修在這點上也不是個例外,選擇的也是家教這樣多數大學生的工作。不得不說,他在這方面還是做的挺好的 。

不過他現在教的這個學生嗎......每次想起他們一開始的情境,安迷修總是會忍不住感到既無奈又好笑。

剛見面的時候,安迷修認為他是一個文靜、內向的孩子,可能成績不太好又不適合去補習班,才會特地花較多的錢請來家教。

後來才發現他有一半的猜測是錯的。剛認識的時候安迷修請對方拿來成績單等表單好確認他的學習成績,然後差點就被那幾乎接近滿分的數字和明晃晃的年級第一給閃瞎眼,仔細一問後才發現對方早就把高中三年的課程給修完了。

當天回到家的安迷花了一整個晚上也沒想明白來做家教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不過也沒有什麼辭職的理由,就順著做下去了。

一開始這個名叫卡米爾的少年很明顯不想和他有太多互動,著也加深了安迷修心中的疑問。最初他們的交流僅局限在學校的作業上,雖有禮但也冷淡的卡米爾讓安迷修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後來隨著時間發展,卡米爾終於願意開始和他聊聊天或吃些安迷修帶來的手作甜點,雖然還是有意在迴避關於自身的背景問題,幾次談話之後安迷修就也察覺到,之後便會小心的繞開這類話題。他發現,有意迴避那些問題後卡米爾不太拒絕和他多談話,安迷修不禁有些懊惱起自己被人說過很多次的「過於熱心」。

回憶到一半就結束,安迷修按下大門上的電鈴,打量起明顯高級許多的大門,一旁還有低調但精緻的小雕花裝飾,這家人很明顯是偏向富裕家庭的。

過了幾秒才傳來腳步聲,開門的是一位年紀約在高中的少年,柔順的黑短髮垂下,和一般少年稍微不同的是精緻的面孔,和像被鑲上藍寶石般的雙眼。

「卡米爾,下午好啊。」

「嗯,下午好,老師。」

-

卡米爾,今年18歲,據他所說他的家人只有哥哥一人,而他的哥哥似乎在別的地方讀大學,安迷修當了半年的家教至今沒有看過對方,發現這點的安迷修下定決心要好好照顧這個平時只有一個人的少年。

和一開始想得不太一樣,雖然卡米爾平常話不多,但不代表他不擅長交流,事實上,安迷修和他不管在教學或聊天時都能像普通的朋友一樣溝通,且清晰的思路和有條理的理論也算是卡米爾的優點。而不是像一開始安迷修想得那般是個不太會說話的害羞孩子。

打過招呼後,安迷修熟門熟路的來到書房,或許是考慮到青春期的男孩子還是要隱私的,他一直都是在書房進行授課。

戴上黑框眼鏡,雖然一開始只是作為裝飾而戴上的眼睛,不過在不知不覺間他也習慣了,不管是眼睛、書房、亦或是眼前的少年。

「其實不用喊我老師也沒關係的。」

雖說是授課,但安迷修自覺沒有教什麼正經的課業給他,比較大多數的內容卡米爾自己就讀得懂了,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安迷修在旁邊等卡米爾寫完功課,幫忙改一下作業(雖然基本上都是對的),然後兩人各看各的書,偶爾幫對方解釋一下專有名詞,有時候在結束和會一起吃個甜點什麼的。安迷修也認為自己沒盡到什麼老師的責任。

卡米爾沒有回應,對他來說過於簡單的功課不需要耗費他多少時間,既然在書房自然走去挑了基本書來閱讀,大多數都是經濟和管理的書籍,對於高中生太過艱澀的名詞放在卡米爾身上只是稍有難度而已。

不過今天稍微不一樣,目前志向是國際志工的安迷修突然感受到一股視線,猛然抬起頭剛好對上來不及收回眼神的卡米爾,他疑惑的問:「怎麼了?有哪裡不懂的嗎?」

「不......我是想問,你看的這本書是什麼語言的。」卡米爾略尷尬地指想安迷修手上的書。

「這本嗎?是西班牙語的教學書喔。」

「老師你會西班牙文嗎?」

「正在學,還只是初心者而已啊。」說完安迷修還自己哈哈笑了幾下。「對語言有興趣嗎?」

「不算是、不過,以後可能會用到,所以......」卡米爾頓了頓,似乎在思考要怎麼回答。

「我的志願是作為國際志工,到世界各地去救援需要幫助的人們,所以我想,多學幾國語言是不錯的選擇。」安迷修說出自己一直以來的理想,他所崇拜的那個人也是熱血助人的職業,因為工作關係滿世界到處飛。那位教會他騎士道精神的師傅指引他前進的道路,以及作為騎士的自我修養。

「你呢?以後想做什麼?」問句脫口而出後安迷修才察覺到這會不會太突然了,畢竟他作為家教雖然已經教導卡米爾約半年了,卻沒怎麼交流過關於自身的事。

「我的話.....按照計畫,會和大哥他們一起去環遊世界,或者說、冒險。」猶豫地講回答說出,卡米爾考慮了一下還是這樣講了。

跟隨在大哥的身後,想要盡可能的輔佐重要之人,為此自己還需要付出多少、學習多少的事物呢?

有時候,卡米爾覺得自己只有在他大哥的身旁時自己才是有溫度的、是「活著」的,不過自從安迷修來了之後,自己好像也有那麼一點點改變了,在還沒注意到的時候就被染上了溫度。

卡米爾由衷希望未來不要有大哥和安迷修不要有對立的一天,雖然到時候他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站在大哥的身旁,但如果這個結果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的話,他希望至少那個時刻可以晚一點到來。

「這樣啊,還真是不錯的理想呢!」和之前遇到的人不一樣,卡米爾注意到。沒有不理解的眼神或奇怪排斥的嘲笑,安迷修全身散發著堅毅和溫和的氣場,或許正因如此,卡米爾才沒有真正拒絕這個所謂的家教老師。

「那麼,往後在你寫完功課後,就一起來學別的國家的語言吧。」

一起學習,安迷修的話語等同把兩人放在同一個地位高度上,察覺到這點的卡米爾沒說什麼,不過內心卻不明顯的湧上了高興的情緒。

「好的,那麼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的,這也是我的職責啊。」

安迷修的嗓音溫和,褐色的頭髮流淌著令人安心的溫暖。

-

安迷修看著不自覺露出小小微笑的少年,思考著要不要讓他和艾比與埃米兩姐弟認識一下,就他所知卡米爾在學校人緣雖然不差,但都保持疏遠的距離,沒有特別要好的朋友。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帶了自己做的草莓蛋糕,要一起吃嗎?」站起身來,安迷修這樣邀請道。

「好的。」

那是,暖暖的又平穩的一天,看似只是重複著平凡的每一日,卻依舊能從其中感受到微小的幸福,伴隨太陽降下而流逝的時光。

------------fin----------

作者:過敏頭好暈,已經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ω・`)

最近很少更文,主要是現實忙得要死,學校的成發、特刊,自己參加的企劃活動,還有預定要交的稿通通記載一起。

不過下個月應該就會空閒許多了吧,大概(立flag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