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寶石之國][乙女向] 情人節就是要告白啊不然要做什麼?

*文筆渣
*ooc有
*cp為安特庫x我注意
*為第一人稱視角注意
------------------

小房間內響著紙張摩擦的聲音。

屬於人類的、柔軟脆弱的手指靈魂的行動著,被染劑染紅的紙張在手中慢慢地變出一個明顯的雛型,一邊想著接下來的步驟,一邊祈禱今天可不要放晴。

雖然我知道對於寶石組成的他們來說,日光是不可缺少的動力來源,但在漫長的冬日中,太陽的出現幾乎可以等於月人的出現了,而身為人類的自己卻沒辦法在戰鬥上成為助力,只能待在學校內窮擔心。

啊,這樣擔心安特庫的自己,好像等待上戰場的愛人回來的妻子啊。

甩甩頭,我繼續從深層的記憶裡挖出折紙花的方法。在天然染劑的幫助下折出漂亮的鮮紅玫瑰。

要不是因為在這裡紙張是稀有物品,且現在還是冬天,我一定會搞來九十九朵玫瑰全部送給我最親愛的安特庫。

不要和我說這很俗,這是愛的表現懂不懂!況且今天可是情人節啊!在這裡沒有可可豆的情況下我也沒辦法生出巧克力來。

總之,在想著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時我終於講手上的紙花折好並固定著了,一張做花梗兩張做花,這是我在有限的資源裡能做到最好的禮物了。

-

我總是在固定的時間到外面迎接安特庫的回來,知道純白凜冽的身影平安無事的出現在我的視野中,我才真正的安下心來,即使冬日的每天我都是這樣等待著,但內心的擔憂似乎完全沒有減少的意思,反倒隨著我對安特庫的感情加深而變得更加不可控制。

在確認安特庫平安後,我才注意到他身旁跟著的法斯。即使他自看到我之後便不斷揮手吶喊想引起我注意,但我還是習慣性的第一時間講視線鎖定在安特庫上。

對此,還帶有點小脾氣的法斯多次表示抗議,明明自己的薄荷綠頭髮和黑色的喪服在白雪中是多麼顯眼,但我都還是會先注意到安特庫。

「怎麼又站在這裡?」等回過神來,兩人已經來到我的面前,安特庫看上去似乎沒什麼不同,不過我還是能在他眼裡看到不只一點無奈。

「嘿嘿,想要迎接你們回來啊。」

「在裡面等也可以,人類很脆弱這點是你說的吧,那就多注意自己的健康,生病了我可不管。」

雖然嘴上說著這樣的話,但他還是將我頭上的雪花溫柔地拍掉。

「可我就是想要馬上就能看到你嘛。」

無視掉旁邊法斯「那我呢!?」的呼喚聲,我的語氣帶上一絲撒嬌的意味。

「......在裡面等也不會差多久。」

啊啊,相處的時間越久,安特庫對這種話的抵抗力就越來越高了,明明以前很簡單就可以看到他臉紅的說。

不過比起這個,此時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將將——這個送給你!」 我從身後拿出自己折了一整個上午的紙玫瑰遞到安特庫的面前。

「喔喔!是玫瑰!」一旁的法斯馬上發出驚嘆的聲音。

「玫......瑰?謝謝,不過為什麼突然?」

「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啊!」我理所當然地說,「那個啊,雖然成為戀人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想想我一直沒有做明確的告白呢,所以啊,安特庫,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好的,成功獲得一隻臉紅的安特庫。

「我、那個,即使你不說我們也......。」

「所以說,安特庫你的回答是?」

在故意向安特庫要求回答的同時,我也一邊向在一旁看好戲的法斯使眼色,當然平時我也很喜歡這個孩子,不過現在可是重要的告白時刻,雖然有點不好意思啊但還是要把他支開。

而法斯平時雖然傻傻的,但關鍵時刻還是挺聰明的嘛!收到我眼神傳達的消息,法斯毫不猶豫地拋下自己搭檔,留下一句「我去冬眠室看看」就跑個沒影了。

「我也是,喜歡你......啊啊!這樣就好了吧!」 面對我期待的眼神,他依舊紅著臉地喊了聲。

雖然沒有得到更多的情話,不過安特庫本來就不是那樣的個性,現在這樣我就很滿足了。

「我聽戴雅說過,紅玫瑰的花語是熱情的愛喔!對於人類來說是告白時常用的話。」

法斯的聲音突然從背後不遠處傳來,回頭一看,發現這傢伙根本沒跑遠,只是藉著巨大的柱子掩藏自己的身影,估計把剛剛的對話都聽進去了。

「法斯菲萊特!為什麼你還在這裡!」本來就很害羞的安特庫直接爆炸,讓我想起法斯和他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況,成為一隻巨大炸毛的白色貓貓。

至於對這孩子躲起來偷聽對話的行為,我倒是沒有感到多不開心,畢竟我早就料想到以法斯的個性他是不會乖乖離開的。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既然法斯都在了,就當見證人吧!雖然這個我也是聽來的,但求婚的時候還是要有見證人比較好吧。」

「求婚?」一下子收到來自好奇寶寶法斯和安特庫的疑問目光,稍微思索一下,我用簡單的語言解釋了關於這個詞的意思。

「求婚算是結婚前常見的一種儀式喔!然後結婚就是......就是和愛人一起結下長久的緣分,永遠和對方在一起的意思!」

雖然省略了很多,還加了自己的私心,不過簡單來說就是這麼個意思嘛。

「所以說到時候你也會和安特庫結婚囉?」

「這是當然!」

「先等下、啊真是!法斯,接下來還有清除積雪的工作,要走了!」

「欸?等等啊安特庫我可以自己走啦!會碎掉的會碎的!」

安特庫就這樣抓著法斯的後領離開了,不過他另一隻手緊握的紙玫瑰和泛紅到耳後的害羞模樣卻是很直接的透露出他的心情。

我沒有追上去,只是在原地揮手標示「等會見」。

說到底我本來也沒有打算直接求婚,畢竟現在找不到婚戒,得想出同價值的物品才行,也沒有個完善的計畫,到時候會好好把他堵住來求婚的。

不過法斯當見證人倒是個不錯的注意,這個可以記下。

接下來,去找金剛老師吧。

在求婚之前還要得到對方家長的同意才行不是嗎?

至於到時候婚禮的佈置就拜託戴雅吧,雖然是冬日,但我相信戴雅為了佈置婚禮肯定會撐著不睡的,啊這樣的話到時候還會還會附帶一隻波爾茨。

腦海裡盤算這接下來的計畫,我前往金剛老師的休息室。

-------fin-------

作者:

因為是情人節,所以趕了篇賀文出來,祝單身的我自己情人節快樂(´・ω・`)
總之充滿了各種妄想,算是滿足自己私心的一篇。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