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寶石之國][安特庫x你]安眠曲

*文筆渣
*ooc有
*你為穿越過來的人類,知道劇情和角色
*雖然說安特庫x你,但這篇裡安特庫已經(´・ω・`)
*你對法斯的感情偏向家人,就像是有個弟弟(妹妹)一樣

————————————

「法斯,你還不睡嗎?」

你在夜晚的走廊上看到法斯,他正坐在台階上,任憑白雪降在他的肩頭與膝上,剪短的頭髮和風雪緩緩飄動。

「啊......不,最近,不怎麼困。」

他不太自然的回話,此從安特庫在前些日子被帶走後,你和他的關係變得有些隔閡,正如他不曉得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你,你也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他。

「雪下個不停呢。」純粹的沒話找話聊。

你沒辦法忍受這樣的寂寞,安特庫已經不在了,若法斯再遠離你,你的精神狀況大概只會更加糟糕,你決定還是主動打破兩人間的冰牆,順帶拉一把這個容易胡思亂想的孩子。

「畢竟冬天還......」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陰沉,不過又很快的搖搖頭,像是想把腦子裡的想法甩出去般。「倒是你,這麼晚了還不睡嗎?我記得人類晚上是需要睡眠的。」

這次換你垂下眼簾,「失眠。」明明只有兩個字卻充滿哀傷。

法斯沒有接話,低頭看著他合金的手臂。

沒過多久,你上前拉住他的手,合金的觸感很奇特且不熟悉,不過你還是拉著他的手來到你生活的房間。

沒辦法,他不會冷你會冷,排除隔閡是一回事,繼續吹冷風感冒是另一回事。

你們來到房間裡,剛把房門關好轉頭就看到法斯手足無措的站在床邊,神情有些小心翼翼。

你沒跟他解釋,在床邊坐下後直接開口道:「過來。」
法斯他雖然感到疑惑,卻還是走到你身邊。你把他拉下來,直接讓他躺在你的腿上。

「怎、怎麼了?」「睡覺。」

他還想說些什麼,不過你強制性的把他的眼睛闔上,並阻止他想起身的動作。

整個空間安靜了下來,打破這份寂靜的是你小聲的哼唱,那是在記憶裡已經變得模糊不清的歌謠,你來到這裡已經非常久了,久到你的年輕氣盛和歌詞一同被時光消磨殆盡。

不過你依舊哼著連自己都不太記得的旋律,一隻手還拍著法斯的背,像安撫孩童一樣。

時間緩慢流逝,你也漸漸的感到困意。

你們需要睡眠,一個可以安心休息的睡眠。

半夢半醒間,你看見安特庫站在你的面前,無奈又感傷,他飽含歉意的向你笑了下。

你開口動了動唇,但不確定聲音有沒有傳出。

「安特庫。」你呼喚他的名字。

「不用擔心喔,我已經答應好會替你照顧法斯的。」

「他是個溫柔的孩子,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在冬天保護好同伴的。」

「老師那邊也不用擔心,我會幫忙的。」

「安特庫......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才對。沒有將你救下,這樣的我......」是如同廢物般的存在呢。

純白的身影向你靠近,安特庫伸出手指抵在你的嘴上,制止你接下來要說的貶低自我的話。

「直到最後還是那麼溫柔啊。」

他開始碎裂,裂痕快速的爬滿身體,你不想見他離去的樣子,卻無法將視線移開。

然後,回歸靜默的空間再次響起忘卻歌詞的旋律。

-------fin-------

作者:
上課時想到的小短片,所以用零碎的時間趕緊寫下來。

我是真的真的愛著安特庫的,連國文課要寫詩都把安特庫當作我寫詩的題材(´・ω・`)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