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凹凸世界] [長篇] 祈雨者 [序+第一章]

*長篇乙女向
*文筆渣
*ooc有
*私設有
*一部分劇情改動
*cp為:安迷修x自創女主
*有一些自創角的出現

—————————————

我很喜歡雨,喜歡呼吸在潮濕的空氣中,冰涼的溫度帶來舒適的安心,喜歡雨聲撞擊的聲響流入耳朵,還有雨幕中的街道,一直是寫作的靈感泉源。
我很幸運,這裡是常下雨的國度。
至少曾經是的。

雨水會拉開屏障,將外界的一切隔絕,形成安逸又舒服的空間。
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展開這屏障,杜絕外面來自人類的惡意。

不過,因為政策,這裡逐漸變得不常下雨。

可我依舊,祈禱著雨水的到來。

——————序章———————

那是地球已經和宇宙各個星球建立後許多年的未來。
在接受來自外星的文明後,人類的科技技術也有了飛進般的突破。
就連天氣也逐漸能夠被掌控,不過距離完全控制還有一段距離就是了。

英國本為一個經常性降雨的國度,時不時的濃霧和細雨為這裡增添神秘浪漫的色彩。不過這個情況也開始被要求解決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閒情逸致去體會雨幕中的氛圍。長期的降雨和其造成的潮濕,在多數人眼裡只是需要被解決的麻煩而已。

——————————————

黑髮的少女站在學校的天台上,完全無視校方對於禁止上天台的警告。她的嘴裡咀嚼著碎成多塊的糖果,那種充滿人工糖和色素的甜食在她的腳邊還放著一大包。

她滿臉厭惡的看向暗色的天空,自好幾年前政府開始減少過多雨量的計劃後,天空就一直都是這樣子了。

雖說陽光依舊少見,但降低的濕度和明顯變少的下雨時間,在政府的“雖然出現了一些問題,但這不久後就會克服”這樣的可笑說明下,人民還是暫時接受被黑灰色雲朵佔滿的天空。

愚昧無知到了極點啊。

——————————————

少女名叫“維利安”,而她要好的朋友在今早前往太空機械的搭乘站,那是地球居民要其他星球時必要的去處,廣設在目前的各大城市。那裡有大量通往其他星球的機械飛船。除去普通的運輸船,也有為專門目的設立的站台,包括全宇宙著名的大賽——凹凸大賽。為了此大賽設立的站台在大賽舉辦前和舉辦中都是人潮爆滿的。

她的友人也是為了參加凹凸大賽,而向這不愉快的生活告別,可她卻不能去送行。到不是什麼卡到上課時間之類的問題,維利安她不曾被學校乃至社會的規範束縛。

維利安在這裡純粹是為了友人的託付,她記得十分清楚,在接近早晨的時間,她與友人相見在附近的公園。當時,那個說好聽是害羞內向,只白點就是膽小怯弱的少女站在她的面前,用止不住顫抖的聲音告訴她,自己決定要去參加凹凸大賽的事。

那頭金色的長髮已經失去兒時曾有的光芒,只是普通的垂在肩上。偏向冰藍的雙眼裡盛滿不安與恐懼。
即使這樣,名為“希亞”的金髮少女還是將裝滿信封的金屬盒子交給維利安,並哀求不要來為她送行後,隻身一人前往搭乘站。

午餐時間的鈴聲響起,維利安從短短的回憶中抽身,一手拎著裝有糖果的袋子,一手拿起放在腳邊的大盒子,準備替她的友人轉交那些“遺書”。

——————————————

「這裡面是我寫下的信,上面已經寫好收件人,可以拜託你幫我轉交給他們嗎?」

「可以是可以,但這麼重要的東西不親自給沒關係嗎。」

「......畢竟,自己送出遺書什麼的,還是有點太奇怪了吧。」希亞露出一個無奈的笑。

———————————————

維利安將信件放進同學櫃子裡。

她承認,自己還是有點擔心那過於軟弱的友人,那個害怕人恐懼交流的傢伙。

確切來說,希亞的狀況已經不是單純的厭惡交流,而是只要和人群待在同一個空間,就會反射性的出現排斥現象,最為明顯的是噁心、心悸、嘔吐等症狀,由心裡狀態引發的生理現象。

即使人數少也不會好到哪裡去,雖然比起多人時會減緩一點,但依舊會感到明顯的不安和劇烈的恐懼。特別是那種個人氣場強烈的人,她會害怕的完全不敢動,或像之前一樣直接暈倒。

凹凸大賽的殘酷性是人人皆知的,但其“可以實現一個任意願望”的獎勵實在是太誘人,以至於即時曾參加過的人都再也沒回來,卻還是有無數的人前往參賽。

這也是維利安擔心的主因,凹凸大賽是高手雲集的場合,對方光一個氣勢就穩壓希亞了,連能不能逃跑都說不準。

在殘酷的生存率下,維利安從來沒期望過希亞可以回來,只不過,她太清楚希亞的願望,所以她無法阻止。況且,作為一個層有想過參加大賽的人,維利安認為自己沒有立場去勸說她。

「真是的,那這些要怎麼辦啊。」維利安看著那一大袋糖果,這原本是要給希亞作為禮物的,她特別喜歡那種人工化合物特多的廉價糖果,可惜在現代已經是越來越難找了。

嘛,算了。

維利安光明正大的翹課到街上,熟悉的繞過幾個彎道,
再鑽進一條小巷,來到一座老舊的小別墅。她步上台階,停在門口,腦海裡回想起希亞溫潤的聲音。

「我在此誕生,」那時候的少女還有一絲笑容,「這裡,給了我生命。」當時的希亞就站在門前,回頭對她這樣說,燦金的長髮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手上抱著厚重的書籍,還有一本略舊的筆記本,裡面寫滿她所創作的故事,當然她不止寫滿一本,這棟古老的房子有個閣樓是她專門藏起筆記本的地方。

維利安將那一大袋糖果放在門前破舊的地毯,退後幾步。突然發現這樣的行為彷彿像是在為墓碑獻上花朵一樣。她搖搖頭,暗自嘲笑自己的想法。

「如果說祈禱有用的話,那我會替你祈禱的。」

只是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想祈禱希亞的存活,還是祈禱那許久未見的雨水。

再次望向天空,然後,她不帶留戀的轉身離去。

———————第一章—————————

我在這個飛船上已經待了三天了,人工智能的機械並不是地球人目前能製造出的產物,高功能和靈巧的智商使它服務的相當周到。而非人類的存在也不會引起自己的憂慮,可以說,在這飛船上生活是可以稱上舒適的。

中途飛船停靠了幾個地方,雖然第一次到別的星球,內心的好奇無可阻擋的增長,但果然還是不想到有人潮的地方,所以每次停靠在新的地方後,我都會去尋找當地的小巷,或避開所謂的觀光聖地。

今早停靠的星球不大,據搬運工的機械說,這是到凹凸星前的最後一站,要我把握時間好好觀光。

我笑了笑,沒有將自己的情況說出口。

選在一個小小的咖啡店稍作休息,電腦處理昏昏欲睡的老闆外沒有其他人,點餐是由稍嫌老舊的服務機器人來進行,對我來說真是再好不過了,手中是牛皮紙封面的小筆記本,這類的筆記本我有很多,是專門在記錄旅遊時的風景、心得或當地的故事。

時至今日,我對於要參加凹凸大賽這件事依舊沒什麼底,老實說,連能不能通過預賽都不確定,說到底,會來參加並不是因為某種偉大的理由,只是......。

「希亞小姐,我們要準備降落囉!」搬運工的聲音在前方駕駛座傳來,偏向男子的聲線有掩不住的電子音。

我簡單的收拾一下少數的行李,或者已經少到無法成為行李的私人物品。本來就沒有帶多少東西來,頂多就是換洗衣物而已。沿路上的消費會由凹凸大賽的主辦方支付。

飛船降落,我和這個陪我三日的小機器道別,畢竟,大賽開始後就幾乎不可能再見到了。
搬運工親切的和我告別,我不知道它送了幾個人來到賽場,而我是否會存留在它程式構成的記憶中。

就像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會留在她的記憶中。

......總覺得,好不安啊。

———————————————

凹凸大賽的大廳果然十分熱鬧吵雜,裡面傳來非常不妙的聲響,即使空間廣大,過多的人潮依舊佔滿機會整個大廳。

啊,果然是麻煩的人群啊,

這樣自己不就會......嗯?

自己......會?

密密麻麻的、吵嚷的群眾,人們快速的穿梭在規劃好的道路上,聲音太過複雜,導致什麼都聽不清了。

一個接一個的經過,卻無法看清楚誰的面孔。同時內心也湧起強烈的不舒服感那種許久未見卻無比熟悉的感覺。

欸?

等等、這樣子......。

自己好像、可是?

......啊啊,糟糕了。

自己是無法,面對人群的啊。

是因為這幾天來過得太過安逸了?還是說,因為自己太久沒有見到如此多的人群,所以病情加重了?

長時間待在房間裡,不用和他人交流,甚至不用見面的日子實在是太過美好,以至於她都快忘記大眾人群對她來說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了。

這樣的話,自己......。

......不行、不想、好噁心、好痛苦。

無法呼吸,也無法進行任何思考。



大腦在此刻停止了運作。



趕緊找了個人相對較少的地方,已經無暇顧及奔跑時撞到多少人,或者說,一想到自己接觸到不認識的人,內心的噁心感就越來越增強。
蹲下然後緊緊的摀住耳朵,盡量不要在公眾場所嗚咽出聲。努力將自己蜷縮成一團,一邊大口呼吸,妄圖能呼吸到新鮮的氧氣。

不對、沒有的,可是,啊我的?

空白

什麼填滿

黑色的

然後呢?

不知道,不想知道

好像聽見了

謾罵聲

嘲笑聲

還有

紙張撕裂的聲音

好痛

———————————————

自己的意識浮浮沉沉的,即使意識到了,即使努力想阻止自己的大腦在繼續想下去,但久違的情緒卻如潮水般湧上,無法抵擋。

這個樣子一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我感覺到有人在我面前停下,審查或好奇的目光匯集成的、令人不舒服的噁心目光會在身上逗留一陣子後再離去。
慶幸的是,或許因為這裡的人都是來參加凹凸大賽的,對於將來可能成為對手或阻礙的存在沒有關心的想法,即使駐足觀察的人很多,但也沒有人上前搭話。

我不確定過了多久,直到來往的人減少,交談和吵雜的聲音減弱後我才敢抬起頭。

週遭不知不覺只剩下自己一人,顯示屏上的時間接近傍晚,外面運輸站的最後一班車次似乎也在不久前到達。

我搖搖晃晃的扶著牆起身,不用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色有多蒼白。

距離上次發作有多久了呢?好像是五年吧。
五年前,最為嚴重的一次發病後,為了不麻煩到其他人,將自己關在那棟古老的建築物中,直到不久前才在維利安的幫助下嘗試正常出門行走。

太過大意了啊。

現在大廳內應該也沒什麼人了,如果低頭快速行走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

只要,不要再遇到其他人。

「這位小姐,請問您沒事嗎?」

那是一道過於清澈溫和的嗓音。

在我面前的是有著褐色頭髮的少年,因為還來不及吧頭低下,目光直直地撞進對方碧綠色的雙眸中。

啊,糟糕了。

他見我沒有回話,擔心的向前踏了幾步。

等等,不要在靠近了!

嘴巴開了又合,卻無法擠出任何一點聲音。

「小姐?」

視野最後,是對方盛滿關心的臉。
神經繃緊到了極限,像樂器的弦崩斷般,視線暗下,意識也逐漸遠去。

好像,聽到了對方著急的喊聲?

-----------------------

作者;
哇(ノ´∀`*)!!!總算下定決心要開新坑啦~
更新估計不會很快,但會盡量在兩周內更新的(´・ω・`)
為我家可愛的孩子希亞找到一個幸福的家!她對於人類有種嚴重的交流障礙,當然原因之後會講到的,不用太過著急。
雖然第一章是生出來了,可是我們重要的男主安哥只在最後出現了一下下,連台詞都只有幾句,各位滿懷期待希望安哥快快出場的讀者我對不起你們(´Д⊂ヽ
不過請放心,下一章出場次數就會瞬間增多啦(*゚∀゚)
總之,第一次打長篇連載,有許多的不足,希望各位多多指教啦!
那我們下回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