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梅

灣家人,學生黨,文筆渣,目前寶石深坑中,且前陣子跳入彈丸v3的坑裡。除此之外還有es和凹凸......等等各式各樣的坑(

[偶像梦幻祭][纺杏] 时光

*ooc有
*渣文笔
*虽说是纺杏但其实看不太出来,所以就不打tag了
---------------

放学了。
确切来说现在离放学钟声响完已经又过了两个半小时了,走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只要操场那侧传来几声吆喝声,可以看到运动类的社团成员在进行活动。

杏今天也因为制作人的工作留下,还好只是些文书处理的工作,只不过杏今天却是有些焦躁,因为被拜托了,要在放学后找到那位学长,并带到生日派对的地点,虽说那位学长是少数的正常人之一,并不会突然消失不见,而且这个时间十之八九会在图书馆做图书委员的工作,但她依旧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因素导致学长提前回去。

明明是生日派对但主角却不在,杏可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快步行走在夕阳挥洒的校园,心中产生了突然且莫名的感伤,现在的、过去的一切,感觉在橙色的光芒照耀下,逐渐成为回忆。

杏走到图书馆,不意外的在一排又一排的书架中找到工作中的前辈。

青叶学长。她开口,看着眼前的少年震了一下,随后挂上笑容向她问好。其实现在这样已经好很多了,想当初刚认识的那阵子,一向他搭话,这位看起来很沉稳的学者就会瞪大双眼,露出逆先夏目口中那个呆蠢的表情,然后“啊!”的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叹。是因为在图书馆帮忙整理书本一段时间后,他才慢慢习惯自己的存在。

两人交换日常的问好,不得不说,面对青叶学长,她总是比面对其他学长还更能放松,不过,在梦之咲中看似十分平易近人,但实际相处一段时间后,杏感觉到这位好像和谁关系都不错的学长,一直有种距离感时不时围绕在身边,仿佛有种无形的玻璃隔在两人之中。

以及这么晚了,我还以为杏不会来了呢。青叶纺温和的嗓音将杏的思绪拉回,稍微解释了一下自己迟到的原因。

没关系的。他说,其实杏也不是图书委员,让你来帮忙我其实有点不好意思呢。看着青叶纺的面容,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杏又无法抑制的想到,又来了。他们之间的隔墙有再度出现了。明明在观念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之间甚至连朋友都说不上,会这样讲也是当然的,但她就是感觉到一丝的不愉快,缘由连自己也无法说清。

那个,学长你的工作结束了吗。杏这样问,虽然看到他还留在这里就代表还有一些事情没完成,但她依旧开口问了。
果不其然,得到了还剩一点的回答。但看了看时间,离约定开始的时间只剩不到五分钟了,稍微犹豫一下,杏伸手抓住青叶纺的手腕,在他从惊讶到慌乱的目光中拉着他的手前往派对会场。

急匆匆的脚步声中夹杂几句话语,大致就是“欸?!发生什么事?”和“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吗越来越不懂了啊”之类的意思。

最终两人在游戏研究部的社团门口停下,青叶纺顿了一下后问道是不是夏目君找我有什么事,然后神色突然慌张起来,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忘了后辈有交代他什么事。

杏正想开口,门就从内部被打开了,宙还是充满了活力,蹦蹦跳跳的把纺拉进门内,而门在杏踏入后被莲巳敬人关上。

突然间,拉炮声齐响,一句整齐又充满力量的“生日快乐!”回荡在不大的社团教室内,青叶纺环顾四周,夏目、宙、英智等人都来到这里,同学、好友与后辈,为他齐声祝福,直到这时,他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

就这样,室内的一切好像又再度融合在一起了,在欢笑声中,杏看向青叶纺的脸,暖色的双眼中充满这快要溢出来的快乐。

在切蛋糕的过程中,纺对着夏目说了什么,夏目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原本想和平时一样在他腹部上殴一拳,但想想今天是他的生日,最后还是在他的肩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看着这样熟悉又特别的日常,再看到夕阳余光照着的青叶纺的侧脸,杏突然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似乎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似乎已经可以理解这份难以言喻的心情是什么了。

杏难得的笑出声了,虽然小小声的,却还是被在一旁的天祥院英智听到了,他好奇的问她,怎么突然笑了啊,还笑的那么开心。她保持着笑容回答,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只是觉得,这样真好啊。
英智顿了一下,眼中沉了些复杂的情绪,最后又回归平静,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般,眼底重新出现笑意,他看向一旁打闹嘻笑的一群人,开口道,是啊,真好呢。

纷争与喧嚣终将回归尘土,然而在时光的流逝中,美好的幸福将永久留存。

-fin-

评论

热度(17)